韩红的《天亮了》在我童年相当一段时间中欺骗到了我。

这首歌让我笃信亲情的本质就像歌里唱的那样。于是我有了不该有的希望。

622 日 , 2021 23:58

@gravity0:搜索引擎时代,文章通常会把内容重点放在标题里,方便被检索。到了各家圈地的时代,文章标题反而故意隐藏重点,把几个字就能说明的答案藏起来,骗点击。这么干的作者自己整理合集的时候恐怕也不方便吧。

621 日 , 2021 16:06

我认为大多数人,包括我都存在这样的一种状态:每当你的内部视角觉得生活开始从容且游刃有余的时候,它的外部情况往往体现为周围的人在忍耐你。从这一刻起,潜藏的危机甚至于人生的起落就已经埋下注脚。

这个思考一是告诉我这种频频回顾的、谨慎的、甚至惶恐的心态,是要时刻保持的。

 

另外还有一点小的思考是说:是不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个世俗意义上的舒适感的形成,都要以牺牲他人作为成本。不论是情感上的,还是现实意义上的。而这是不是又为我们的修炼提供了一个可以量化、可以落到实处的方向。

621 日 , 2021 15:29

@今天星期幾:『十年前东北就有本科、硕士应聘环卫工的事了。人人都在笑东北,人人都在东北。东北只是比其他地方走的快了一点,无论是老龄化还是体制内独大。你以为东北走慢了,其实是他走快了。』

621 日 , 2021 15:13

挺好奇香港那个黄金现货交易的不知名富豪是谁,是?么?

621 日 , 2021 15:05

@刘志达intellectual humility「智识的谦逊」等价于「认知反思」,是你做出一个判断之后,能不能迅速反思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错误,你能不能遏制自己匆忙下结论的冲动。如果你在下论断之前多想一步,遏制住自己脱口而出的冲动,你就有认知反思能力。

621 日 , 2021 14:06

说到底,在生命情感维度对人的区分,甚至于历史观和价值观的区分,很大程度上是依托于这个人在多大的程度上「相信人类」。

621 日 , 2021 13:05

点解国内的政府网站大多不用https?

这也就算了,验证个软证书还得用IE浏览器。我真的是吐了。

615 日 , 2021 14:19

《伏尔加瓦河》。

614 日 , 2021 22:40

转@熊仔饼啊 在瑞典,提供性服务是合法的。但如果男性在接受性服务时付钱,就会被视为犯罪。被称为“诺迪克模式(Nordic model)”的这项法规,如今被多个国家借鉴。

614 日 , 2021 21:50

「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说法最早出自1874年李鸿章给同治的奏折。

614 日 , 2021 21:44

我年纪尚小的时候,不能理解什么是「坚硬的世界」。

坚硬是一种被决定。是因缘际会成就的早已刻好的墓碑。

 

614 日 , 2021 21:38

613 日 , 2021 21:48

感悟很多,时间很少。

610 日 , 2021 11:30

既要相信命运,也要怀疑生活。

605 日 , 2021 22:22

今天是和阿梨在一起的第三百七十一天。

605 日 , 2021 22:14

我们能不能设计一个去平台化的新形式,去摆脱诸多平台新封建主义/科学封建主义/IT封建主义的枷锁,实现一场信息技术革命?

同时它又是在地的,对应的人群是广泛的,体验是充分的。它应该是某种「协议」,而不是「服务」。

604 日 , 2021 21:38

作为一个合格的文盲,我今天才发现「病入膏肓」的「肓」,和文盲的「盲」,不是一个字儿。

我之前一直以为是「盲」的多音字。

我真的是个文盲。

604 日 , 2021 16:50

胸怀,格局与气魄,对这三项的判断是要分开来谈的。胸怀靠仁心,格局靠眼界,气魄靠勇气。

就我接触的情况来说,对格局一词的滥用是比较多的。

604 日 , 2021 16:36

转@刘志达 accuracy 「准确度」与 precision 「精密度」之间的区别。

604 日 , 2021 16:32

关于不生孩子,我的私心在两方面。

一方面我还是觉得生是一种轮回,欢日尚少,戚苦众多。养一个孩子,Ta(们)迟早还是要寻找息苦之道。这是难逃的。

其次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的童年少年时代是十分悲惨的。这个都不需要归因也知道是因为我母亲的缘故。她在我还未离家时对我的肉体虐待和精神摧残,直到今天我还是一直在想办法去消解。

 

可是。

如果宏观的看,她也是「没错」的。在她的童年时期,也遭受过令人发指的家庭虐待。而在成立家庭后,丈夫毫无责任感,家庭重压的确迫使她成为一个神经质、暴躁的人,她在无意识中通过摧残我来消解压力。我的确有理由不原谅,但是我也确实能够理解。

因为如果我是她,我可能也无法做到。

如果她没有我,没有我父亲,也许会活得更自由、更通透、更幸福。

 

那只有一个令人绝望的结论摆在我面前:都没有错, 是我倒霉。

我没办法保证我的后代,不会那么倒霉。

所以我决定不生孩子。永断轮回。

604 日 , 2021 15:20

不论是严格还是不严格的说,我都不是一个技术人员。我从事的行业也跟互联网行业差之千里。

603 日 , 2021 12:17
thumbnail
关于宽容的四个问题
ADoyle提到关于宽容的四个问题。题目如下: 辨析题 1:宽容别人就是宽容自己,所以我们应当宽容别人。 辨析题 2:宽容有利于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所以我们应当宽容别人。 思考题 1:你是否对所有人、所有事都会宽容?若是,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若否,你如何区分之间的界限? 思考题 2:当别人的行为与自己的原则冲突,你会宽容别人吗? 以上四问,仅作判断…

一闪而过的想法。

一般说「这个世界不适合我」的通常是认知问题。这种想法的内核还是「我即世界」的世界观。

内心有一个「应然」的世界,但实际与此不符。

 

我觉得正确的理解方式不应该是这样的。

对于这个问题,《一人之下 · 陈朵篇》讲得比较符合我的世界观,一个叫「这世界很好,但我应付不来」。一个叫「她倒霉呗」。

我认为能凝练出这个结论的人,有极高远的境界。

602 日 , 2021 1:16

睡前读了一篇有趣的文章:《为什么意大利老人这么喜欢看工地?》

意大利人甚至为这些热衷于义务监工的老人们做了一款APP,太可爱了。直男的内核果然是渴望塔吊挖掘机冲击钻的。

602 日 , 2021 1:06

「一开始,我只顾着看你装作不经意心却飘过去」。

602 日 , 2021 0:59

法令滋彰,盗贼多有。

601 日 , 2021 16:31

盲猜接下来会出现一大堆爱情主题修成正果系列电视剧和电影,作为生育配套政策。

601 日 , 2021 16:21

发现「好事儿」是发现时代的一部分,于个人的意义来讲,更甚于发现「坏事儿」。

至于怎么理解「好事儿」这个概念(注意是概念),我觉得见仁见智,很难言传。

601 日 , 2021 15:57

看了一篇新芽的文章《关于躺平,我们和十几个年轻人聊了聊:多数是口嗨》,底下年轻人的口述还是比较贴近真实情况的。躺平就是自嘲,可是有些人急了。

601 日 , 2021 1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