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为人类赢得一些胜利之前,要以死为耻。」

——Horace Mann

202 日 , 2023 23:25

一名之立,数旬踌躇。

202 日 , 2023 15:52

当我定义你的时候,我一定杀死了一部分你。

118 日 , 2023 12:46

「跟我去北方吧,那里正下着血。
南方的江山太娇媚,腐蚀了我的热血。」

117 日 , 2023 10:03

山虚水深,万籁萧萧。

古无人踪,惟石嶕嶤。

110 日 , 2023 23:59

渐倦片语,言之无物,徒增自负尔。
或应增广阅读,勤勉历练,明心见性,再作文章。

103 日 , 2023 21:21

“人不努力,上帝是会把你的天赋收走的。”

1225 日 , 2022 3:52

曾经生猛的一代沉入海底。

又一个新时代,不经意间到来。

没有人能永远年轻,谢幕与老去都是注定的结局。

只怕那些为了建筑理想世界的旧歌声,再也无法在高墙里激荡起任何回响,终成无人问津的绝唱。

——赛博探长

1224 日 , 2022 12:03

最近在循环的新歌。

1221 日 , 2022 23:50

凯恩斯这段话历久弥新:
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的思想,不论它们正确与否,都比一般所想象的更有力量。的确,世界就是由它们统治的。实用主义者自认为他们不受任何学理的影响,其实他们经常是某个已故经济学家的俘虏。自以为是的当权者,他们的狂乱想法不过是从若干年前某个拙劣的作家的作品中提炼出来的。我确信,和思想的逐步侵蚀相比,既得利益的力量被过分夸大了……或迟或早,不论好坏,危险的东西不是既得利益,而是思想。

1221 日 , 2022 15:02

「科学的辉格主义」。

1221 日 , 2022 14:57

「摒弃集体主义的分析角度,用方法论的个人主义来重新审视这些问题」。

——张维迎

1221 日 , 2022 14:05

如果一定要让我说出一个厌恶播客《大内密谈》的原因,我也许不会去说这其中内容的有效信息密度之低、嘉宾们隐隐的智识优越(其实没有)以及某种中产阶层事不关己但时有感怀式的呻吟。

《大内密谈》的原罪之一,在于它教会了无穷多的播客界傻逼在节目中充斥着的无常的、神经质般的大笑。以至于我今天突然想挑一个没有哄堂大笑的多人主持的播客竟然一时间找不到。

他们好像完全没意识到这样刺耳且无意义的尬笑会中断思考和消解意义。就像抖音里的庸俗不堪的BGM一样令人无法忍受。

1220 日 , 2022 18:48

祝贺阿根廷和梅西。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一个时代真切地结束了。

1219 日 , 2022 2:50

「达芬奇综合症」。

1218 日 , 2022 4:59

如果我们旗帜鲜明地支持四通桥、乌鲁木齐、武汉、上海的游行。就意味着我们(至少在那时)也是旗帜鲜明地支持「立即放开,我们要吃饭」这句口号的。

虽然太阳不是公鸡叫醒的,但是在这个时刻,假如您又认为「立即放开」是错误的,您至少要承认,当初的广泛民意包括您本人在内,是没有预见到会是今天的情形的。

而民意和情绪的泛滥,也加速了放开的进程。——我们都知道那原本应该发生在明年三月份。

你「强烈要求」必须「立即」,然后你后悔了,说虽然我说的确实是「立即」但你也「没必要这么立即」呀!你会不会当家长啊!

没觉得这和英国脱欧有点像么?

1217 日 , 2022 14:24

有一说一,OneNote确实比Obsidian用起来方便。

1215 日 , 2022 15:30

「不论黑夜多么深沉,清晨一定会准时到来。」

Anne在清晨的昏暗中忽然想起这句话,确实抚慰人心,却又无比空洞。像极了太多事。

婚礼。誓言。音乐。香烟。或是寒风凛冽的暖屋内捧着的热红酒。

虚无终究是无法消解的。

1215 日 , 2022 3:09

权利,权力,权益。

1215 日 , 2022 2:57

你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公民意识深入你心。你深深地认同且践行着伏尔泰的那句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虽然但是,你还是觉得简中不行。

1212 日 , 2022 20:49

这是徐峥在26岁时候写下的台词:

「我想说的是,我们不是要消灭戏剧,我们是要让戏剧无限地外延。社会是我们的内容,世界是我们的舞台,欲望是我们的动力」。

1206 日 , 2022 17:20

在强调区块链、Web3.0或者元宇宙的颠覆性优势时候,大家会把「匿名性」当成一个优点来讲。 我的个人观点是,这是完全没必要也不可能实现。

第一,我认为只要存在真实世界和硬件设施,就不可能做到真正「匿名」;

第二,匿名性有利于公众议题的讨论吗?我想肯定有,它的正面意义大于负面意义吗?我认为这很难说,毕竟在选择匿名发表意见的时候,你并不能指望Ta会对Ta说出的意见负责。且,假如我们的民主进程到了可以通过网络匿名进行公共事业定夺的时候,假如由于一条得票数最高的匿名方案通过了且在后续执行过程中出现了巨大事故,我们是否该找到这个匿名者并施以惩戒呢?如果能,匿名性的意义是什么?如果不能,这件事该由谁来负责呢?

第三,也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但匿名性和隐私性不能就此划等号,这不是一回事儿。

国家和机构需要对互联网产品使用者的数字资产实施最大限度的隐私保护吗?是的。

国家和机构需要对互联网产品使用者的身份(如果本人需要的话)实施最大限度的匿名化处理吗?恐怕我不能同意,因为我无法完全理解其意义。

1206 日 , 2022 1:53

我喜欢许知远和高圆圆的访谈中的那种叙事方式:「假如二十岁我来到这座城市,我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这种叙事的意义不是「如果我多一张船票」那种粘稠又毫无意义的探讨。这更像是对人的侧面展开。

一个人的表象和内心并不是Ta的全部,还有可能性。

1205 日 , 2022 23:44

一首好音乐,一首好歌曲,以及一首歌曲的曲子很好。很有可能是三件事。

我的见解是:鉴赏「好音乐」的能力几乎是天赋,而对于「好歌曲」的鉴别实际上是一种文化品味,这种品味有时候和音乐无关。文学,美学甚至阅历的积累,都会促成某种音乐品味。

但这种所谓的品味往往淡化了对旋律的敏感。一首音乐,旋律的悦耳动听是第一性原则,而不是节奏、歌词或者什么别的。

在我看来,Leonard Cohen的作品就音乐性而言不值一提,但他是个好诗人。

1204 日 , 2022 0:30

开屏又看到Keep的Slogan「自律给我自由」。

这句话和「人生而自由」有冲突吗?真的吗?

1203 日 , 2022 1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