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思想家、192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伯格森曾说:「说社会的进步是由于历史某个时期的社会思想条件自然而然发生的,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它实际只是在这个社会已经下定决心进行实验之后才一蹴而就的。这就是说,这个社会必须要自信,或无论怎样要允许自己受到震撼,而这种震撼始终是由某个人来赋予的。」

121 日 , 2022 22:53

法国人罗兰 · 巴特曾经说过一句很妙的话,「我对不太可能发生的事,以及历史的本质始终迷惑不解。」

119 日 , 2022 13:32

最近的思考让我深信,人的底色一定是在某一时刻一瞬间被涂满的。而那些「潜移默化」或者「久而久之」都是在承认、深化和追求认同这种底色。

我也在尝试以这样的角度去思考历史是怎样发生的。

119 日 , 2022 1:01

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

117 日 , 2022 22:26

去年疫情时候师父赠我一个香囊是胡庆余堂出品的,这个医馆是晚清巨贾胡雪岩为了「济世于民」筹建的。

当年左宗棠为了平叛收复新疆,也是通过胡雪岩向汇丰和渣打银行借的钱。想起这个来,还是挺唏嘘的。

115 日 , 2022 19:47

Allen之前发过一个朋友圈,大意是说当时在写一个软件,要取名字,手头有本《笑傲江湖》,于是取令狐冲之「狐」,叫Foxmail。以此纪念金庸。

115 日 , 2022 19:38

第一次意识到毛发管理对于气质的影响,也是第一次对这背后的作用机制开始感兴趣。

Ashsilent Planet

114 日 , 2022 23:29

忘了谁说的了,Capitalist这个词除了「资本家」还有一个意思是「资本主义者」,即「相信资本主义的人」。

113 日 , 2022 21:46

时隔多年,依然认同Pill Jackson提出的团队的五个层次理论:第一层是每个人之间充满敌意,第二层是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受害者,第三层是追求个人成就,第四层是追求集体成就,第五层是一起探索末知的可能性。

113 日 , 2022 1:29

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写作风格的意识》中写道:「写作是将网状的思想,通过树状的句法,组织为线状展开的文字。」。

109 日 , 2022 2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