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文章

28 篇文章

thumbnail
明天更漫长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别查了一下教培和教育的区别。在《礼记 · 丧服四制》里,「培」这个字,有增补修治的意思。
thumbnail
关于宽容的四个问题
ADoyle提到关于宽容的四个问题。题目如下: 辨析题 1:宽容别人就是宽容自己,所以我们应当宽容别人。 辨析题 2:宽容有利于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所以我们应当宽容别人。 思考题 1:你是否对所有人、所有事都会宽容?若是,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若否,你如何区分之间的界限? 思考题 2:当别人的行为与自己的原则冲突,你会宽容别人吗? 以上四问,仅作判断…
thumbnail
关于无条件基本收入、哈伯格税和激进市场的阅读链路
最近对无条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哈伯格税(Harberger Tax)和激进市场(Radical Markets)三个关联概念产生兴趣。其实首先是基于Matters上不明飞行兔的一篇文章真正的私有制!深度探究哈伯格税开始的。 搞清楚这种税制的表达,首先要接受一种设定:这个问题的基础出于一个假设:产权是一…
thumbnail
巴赫平均律
《巴赫平均律》这首钢琴曲并不是巴赫本人的作品,钢琴曲中糅合的现代风格让它很容易被分辨出来,实际上它由网易云音乐的音乐人倪椤创作。尽管算不得高山仰止,但这并不妨碍它成为一首我非常喜欢的音乐。——甚至可以说这是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现代风格钢琴曲。 它的原名叫做《g小调的巴赫》,但是我最喜欢的版本赋名为《巴赫平均律》,所以我个人比较喜欢用这个名字。 &n…
thumbnail
一个片段
准确多元的理解《让子弹飞》的以下对话,并对应到在自己所处的诸多现状内去做一些优化。对于世界观的拓展和个人的成长都会有一些帮助的。 但是如果把这个仅仅理解为是非观的问题,那就大错特错了。   “你是被黄四郎买来的?” “对。” “黄四郎打过你吗?” “打过。” “我打过你吗?” “没有” “你恨他吗?”“恨。” “你恨我吗?”“不恨。” “…
thumbnail
单向历源站调用PHP脚本
这个小事情确实让我研究了好久,所以决定分享下。 大概五个月前,在原作者Solstice23的Argon主题内,我发现了单向历功能模块。这个模块我很想要,但是自己搞了半天发现实现不了。于是我联系到了Solstice23,他的答复简明扼要: https://img.owspace.com/Public/uploads/Download/YYYY/MM/…
thumbnail
The Son Also Rise
有本书叫《The Son Also Rise》。不是太阳照常升起的「Sun」,而是《儿子照常升起》。 作为一个美国人,如果你有幸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比如上图最右边的绿色柱子,代表美国收入最高的20%的家庭),那么在你长大以后,有37%的概率会拿到社会上最高的20%的收入。而如果你不幸出生在收入最低的20%的家庭(上图最左边绿色柱子),那么在你长大…
thumbnail
Mastodon实例部署(一)
本次安装文本及代码指南: 去中心化社交平台Mastodon(v2.7.3)的部署 选择这个教程文档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它是目前我能检索到的距今最近的版本。 还有一个其他版本做辅助,主要用作写入nginx 配置时参考: Mastodon 生产部署指南 ...
thumbnail
以理化情
跟一个网友讨论唯心论。 必须说明的是,在不久之前,我也是个笃定的唯心论者。具体表现是:我认为正确的事情,我会围绕其正确性找论据,假如论证受阻,我会重新选择角度和搜集论据,继续证明其正确性。假如在讨论过程中,对方的说服性更强,那我会暂时保持自己的观点,因为我认为说服力的强弱本质上是一种技巧。 看上去好像没什么问题。坚持「自我/直觉」、否定诡辩/话术技…
thumbnail
了猶未了
我循环往复地考察着自己的内心成长。 这个过程相当漫长。生活的线索不断涌现,一部分属于过去的闪回,一部分是现在的拔地而起,像是小学时候做词组连线题,用铅笔将线索连结,然后用橡皮擦掉,思索,再连结。更多的线索,更复杂的交织着的连线。这个过程在我拥有独立思考能力之后,重复了几十轮。 我不确定我当下所做的连结是否正确,智慧不会是一个绝对值。我大概率会将这种…
thumbnail
两匹马
很小很小的时候,母亲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是安徒生还是格林童话来着。不重要。 故事很简单,说有两匹马相伴同行。走着走着在路线选择上出现了分歧,于是他们分道扬镳。其中一匹马选择的路是被人类圈养,虽然有时候会挨打挨骂,但不必为食物奔走。另一条路是继续做野马,森林里遍布荆棘,那匹马被划得遍体鳞伤,于是就变成了斑马(?),他风餐露宿,每天为了食物奔波。 ...
thumbnail
何去何从(一)
所以说人生的很多事情都源自「本无意」的。 就像我常被高估了的品质:温柔、尊重、宽容,本质上源于少年时代被家庭的驯化和本性里的怯弱。直到三五年前,当这种被动被自身内化,我也慢慢理清脉络和核心,改变动因。从那时起我才发现,这是种力量。 大约两年前,由于公司战略和架构调整,我被迫岗位调动,全权负责所有项目的营销工作,在两眼一抹黑的恶劣情况下,还必须扛布置…
thumbnail
空何用空
如果要记录下此时的状态,我想是「空」。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连任何牵挂都没有。只是打开窗户看着夜色静静发呆。这在我以前看,是很俗气的。 不是读书,不是思考。不是打开音乐,不是倒上红酒,不是回忆过去,不是展望未来,也不是自言自语。是一种充分的自洽的无用。 以前看《动物世界》经常会看到动物们没事做时呆滞的脸,有时候看天,有时候看树,有时候耷拉在两只爪…
thumbnail
一个愿望
我希望 / 所有浏览这个博客的人类 / 能全部都 / 用PC端 / 然后用Chrome浏览器 / 下载Advanced Font Settings插件 / 在Standard、Serif、Sans-Serif栏里 / 全部选择思源宋体。 如果你们没有PC端 / 没有Chrome / 没有Advanced Font Settings插件 / 也没有思…
thumbnail
也谈呼呼
保持良好睡眠我总结下个人经验: 晚间保持适当运动或体力劳动; 吃清淡适量的食物; 拒绝碳酸饮料、咖啡等刺激性饮品,适量饮水/红茶,也可以适量饮酒,红酒清酒为佳; 保持适宜的室内湿度; 睡前半小时洗热水澡; 使用碎乳胶枕; 如有吸烟习惯,睡前半小时不吸烟; 睡前一小时,把卧室的灯光调暗; 使用无线充电器,手机不带到床上,可适当放一个连着蓝牙的音频播放…
thumbnail
前进,达瓦里希
「所以那个理想终结了。但是它其实还活着。就这么回事。」 [video url="https://videos.files.wordpress.com/9wxCRBXL/e5898de8bf9befbc8ce8bebee793a6e9878ce5b88c_dvd.mp4" autoplay="true"][/video]  
thumbnail
再见Apple4us
Apple4us 由張亮於二零零七年發起,於二零零九年到二零壹壹年達到活躍高峯。這是一個鬆散的組織,甚至不是一個組織。一個博客,幾十個作者,自由寫,自由發,基本沒有編輯的概念——雖然其中不少人做過記者和編輯。 ...
thumbnail
有限人生,无限算力
平权主义的本质是改善经济结构对性别的依附。这句话应该刻在石头上。 1. 如果是讨论社会问题,在界定关系平等上一定脱不开讨论这部分。近代女性解放,经济结构发生变化,女性所创造的经济价值早已不容小觑,男性本身在旧时代依附的生产力和生产工具也日式衰微,工业化早晚要结束。但从结构上来说,男性依然是经济贡献领域占优的一方。 但男性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假如男女…
thumbnail
1.我曾经短暂地拥有过一只猫。准确讲,我并没有拥有过她。或说,曾经有只猫与我短暂地相互陪伴,给我慰藉。 2.我确认我的人生里一定会养一只猫,但在迎接她的时候,依然不可避免地又兴奋又紧张。 17年的夏天,好友罗氏问我要不要小奶猫,她说她养不了,太闹了,希望能让我领走并不时向她独家反馈猫的动态,以实现云养猫的阶段性夙愿。那时候她刚出生四十几天,黑中泛黄…
thumbnail
简单归因
刚刚看到一个例子很适合在自身做归因展开:是她提到的「安全型依恋」。 的确,即使无须做任何心理测试,我的亲密关系依恋量表一定显示我并非安全型。但实际上我并不完全认可这样的评判标准,任何的量化/标签化都会倒置偏差。假如我们接受这样的设定。那我的追问是:这真的会导致关系失衡吗? 亲密关系作为一种生命情感其作用是交互的,不是一个原我遇到另一个原我,主体面对…
thumbnail
次元壁
突然想到一个旧问题。 背景是大环境缺乏共情,大家普遍采取的策略是比它更冷漠(甚至不再进行道德试探),降低道德感也就意味着降低生存成本。并且即使这部分缺失了,对个体而言也没有更大的损失出现,反而出现更多利好。 所以有人会说:「道德无用,一切诉诸法律就好」。 所以问题出在哪呢?   和前辈讨论香港暴动,前辈问我的看法。 我说我绝不支持这样的暴…
thumbnail
亲爱的三毛
因为我的生活是零, 我从来只看哭泣的骆驼; 澔平,结果是一场空。 ...
thumbnail
谁想跟他换?
从结果上讲,武汉封城本身是件既无奈又起到效果的事情,它一定程度上阻断了病毒的全国开花,但封城本身绝对有失人伦。 一件事情有正向结果,未必就是件对的事情。当封城发生的时候,我感到很困惑,朋友说你困惑什么呢?除了封城,还有更好办法么?我的确说不上来,毕竟我没有防疫和医疗没有任何涉猎。也许就该这么做,也许。 ...
thumbnail
恍惚在眼前
我曾经在2019-11-22 08:32 通过有饭发布过一条状态: 我现在在高铁站,扮相精致于平常。还有不到一个小时,我就要动身前往苏州去找她。记录下这一刻,虽此刻云淡风轻,不知今后回忆起来会如何。 ...
thumbnail
山楂树与钢的琴
“爸,小菊回来了,要跟我离婚,我同意了。她跟的是个卖假药的,挺幸福的。她终于过上了那个梦寐以求的,那个,不劳而获的日子。你知道那个假药怎么做的吗?就把那炉果啊拿擀面杖给碾碎了,然后再把扑热息痛呢也给碾碎了,二斤炉果呢兑一片扑热息痛,撑不死人,也药不死人,钱也不少赚。”  
thumbnail
世界末日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最后的生机里,你愿意和谁一起看生死枯荣? ...
thumbnail
开篇辞
像很多时候一样,我又开始了我新的计划。这大概是我梦寐以求的计划,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书写空间。在多年以前,我曾构想过做这件事,当时的想法是做公众号,但囿于公众号的商业性太强,排版复杂,加之我比较懒,最终并没有完成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