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 日 , 2022 14:24:26

如果我们旗帜鲜明地支持四通桥、乌鲁木齐、武汉、上海的游行。就意味着我们(至少在那时)也是旗帜鲜明地支持「立即放开,我们要吃饭」这句口号的。

虽然太阳不是公鸡叫醒的,但是在这个时刻,假如您又认为「立即放开」是错误的,您至少要承认,当初的广泛民意包括您本人在内,是没有预见到会是今天的情形的。

而民意和情绪的泛滥,也加速了放开的进程。——我们都知道那原本应该发生在明年三月份。

你「强烈要求」必须「立即」,然后你后悔了,说虽然我说的确实是「立即」但你也「没必要这么立即」呀!你会不会当家长啊!

没觉得这和英国脱欧有点像么?

评论

  1. 头像
    Aw
    Chrome
    已编辑
    1年前
    2022-12-20 2:24:19

    所以说那时候的诉求就没有找准,带有太强的即时性,这也是放开后运动以相当快的速度姑息的原因。
    但仔细回顾,就算那时候有不少人判断错误真把“反核酸”“反封控”作为目的了,应该也有不少参与者意识到了这样的诉求是有问题的,或许会导向一个不良的结果。但他们依旧急匆匆地投身了,或许也和他们认为机会会转瞬即逝有关,这让一切都太急了。
    再仔细想想,要是这场运动没有把“反核酸”“反封控”作为诉求,而是去强调其他那些附带的内容,或许一开始市民阶级就不会参与其中,而以剩下的大学生为主体的运动想必是不成什么风浪的。

  2. 头像
    Chrome
    1年前
    2022-12-21 22:57:25

    是的,当时身边很多人都在发“小感冒而已”、“不自由,毋宁死”,但是全面放开之后无一例外都在朋友圈发“新冠很恐怖,不想得新冠”之类的话。很多人并没有了解快速全面放开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而只是看到了放开之后的方便之处。另外当时也是有很多人是反对全面放开的,但是一旦在公共平台发表了反对全面放开的声音就会被扣上“封控爱好者”的帽子,这也导致了一部分人不敢发表反对的声音。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觉得“民众很多时候是短视的,不能让舆论过度裹挟上层的决策”这句话正确的原因。
    当然既然木已成舟,现在只能注意好自我防护,降低被感染或者二次感染的风险了。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