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更漫长
本文最后更新于 41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别查了一下教培和教育的区别。在《礼记 · 丧服四制》里,「培」这个字,有增补修治的意思。

 

Angry Teachers.

打我听说这个事儿起,到现在得有个七八年了。

我们家有个在教育口的亲戚在某次家庭聚餐上说,从前有个学生高考考上人大了,家长搞了个谢师宴,全部授课老师都请去了。

席间这个家长发表感言说,各位老师辛苦了,多亏你们的照顾云云。

然后班主任就说,还是你们孩子聪明好学是个好苗子,我们也就是个辅助作用。

家长补了句,那我再送个好苗子过来给你们!儿子明年升高中!

老师们听后内心愤怒无比,一位老师向亲戚亲述了自己当时的情绪:跟你客气客气你还当真了?没有我们你家孩子算个什么东西!

 

这件事情的结果更让人难忘。

后来家长的儿子也送到这个学校了,几个愤懑的老师通力合作,特意给这个孩子的座位分配在差生聚集区,同时,对孩子在学习上的怠慢也从不介入干预,上课也几乎不提问,不交作业也可以……在这样的特意安排和严重渎职的情况下,孩子就这么慢慢废了。

最后这娃上了个专科,家里还一直觉得是这孩子不争气。

 

Bribery.

我还有一个朋友,负责中考时候屏蔽信号,就是有个大车车上面架着个类似干扰器的东西。

在考试期间,几个中年老师就在车子旁边闲聊。

一个班主任对另一个老师说,那谁谁谁的家长,一点事儿也不懂!这种事情不是很简单么,上点儿供成绩不就提上来了?

在那个漫长的下午,他说他听到最多的词,就是上供

 

Unspeakable.

对于一个标榜「相信人类」的理想主义者来说,这两个故事实在让人难言。

是道德问题吗?也许是结构性问题吧?也许吧。我太难评价了。

周围很多人对我的理解有点类似于「没见识」,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种情况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很正常」。

每当他们评论类似的事情时,我都会看着他们的眼睛。那种毫不掩饰的慕强主义和金钱至上主义。

「没毛病啊,这年头谁给你免费干活儿?那老师就是该死的?」

「如果是当官儿的孩子肯定不用这样,这就是体制内领导的红利哈哈。」

「你说得对,他们的确做得不对。但是现实就是如此,所以不必讨论。」

或许漠视确实能让自己活得更轻松些。

我依然不这样看,但这样的事情我确也渐渐不再提了。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