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曾经短暂地拥有过一只猫。
准确讲,我并没有拥有过她。
或说,曾经有只猫与我短暂地相互陪伴,给我慰藉。

2.
我确认我的人生里一定会养一只猫,但在迎接她的时候,依然不可避免地又兴奋又紧张。

17年的夏天,好友罗氏问我要不要小奶猫,她说她养不了,太闹了,希望能让我领走并不时向她独家反馈猫的动态,以实现云养猫的阶段性夙愿。
那时候她刚出生四十几天,黑中泛黄的乳毛稀疏地炸开,只有爪子是白色的。她绒绒地团在地上发抖,眼神敏锐又明亮。人们管这种猫叫踏雪。

罗氏告诉我,赠猫有条件,冠名权是她的。
我说随便,你想叫她什么?
她说,CHANEL.
我说这他妈也太随便了,告辞。
她说,别别,那叫Celine.

于是我抱着她回家,她一直在叫和发抖。
我抚摸她,凑到她耳边说:
别怕Celine,我带你回家。

3.
为了养猫,我的确学着做了很多细致活儿。
比如把全家地板拖得锃亮,以防她在地上打完滚儿跳上床搞脏被褥。
比如如何用双腿夹住猫的下半身,用胳膊肘压住她其中一条爪子,给她的另一个爪子剪指甲。
比如你会花大功夫研究哪家的猫砂好,哪家的猫粮不是毒粮,干粮湿粮和罐头搭配着来。
比如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铲屎、倒水、添猫粮和拥抱她。周末再也不能赖床,因为她要按时吃饭。下班后的小聚也能推则推。
比如你买了七万四千八百多个粘毛器,几乎随时给她滚毛,以杜绝家里总是绵延万里的猫毛。

当你对她足够上心,你就会开始研究关于她的一切。

有时候你会看着她的眼睛。
或者抱着她说会儿心事。

4.
但也多了一份苦恼。

你琢磨不透的动物性。
开着电脑写东西,她在猫爬架上玩,见我久久不陪她玩就跳到桌子上一下一下摸我手。我说哎呀Celine,你真可爱。
于是她动情地跳到我肩膀上把我耳朵咬破了。

那种灵性一击。
很多时候我一回头发现她被某个水杯/花瓶/易碎品吸引,这种时候假如你警告她:
「别动,碰地上我揍你啊!」
她会一边看着你,一边「走你」,把东西从桌上推到地上。

再比如,每当你刚睡着,她会在家里螺旋升天。
或像闪电侠般奔腾不息。
或借你的胸口闪展腾挪。

她不懂决定论和存在主义。
不过这没关系。能陪伴我就好。

5.
Celine一年间迅速长大,毛色变得鲜亮,眼神愈发敏锐。
我也已经习惯了她趴在胸口睡觉时,咕噜咕噜的喉腔共鸣。

在某个冬天她突然开始发情。
她发情的时候像个跟你缠绵的姑娘,在你身上扭作一团,像醉酒一样倒躺在你身上,肚皮朝上,头向后使劲仰着蹭你。
整夜整夜地冲着窗外叫。

6.
她走的前一天我还在想,要不要让她丧失天性,去做节育手术。
那天晚上我进屋之后忘记关门,像往常一样,撸一会儿猫,铲屎,添水和猫粮,然后起身去厨房做饭。

之后Celine不见了。
想来也挺正常的,一只发情的猫,一个忘了关门的蠢主人。

在那之后我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小区遛弯儿,手里捧着一大袋猫粮。
每个角落我都撒一点,因此我结识了不少小区里的野猫。
每见到一个,我都告诉他们,我们家的猫叫Celine,你们看到她,能不能让她回家。
这个习惯我保持了两个多月,却始终没能再遇到她。

没有人知道一只猫在想什么,以及究竟为什么离开你。
虽然可以用很多发情期母猫的科学铁证来告诉我,这是难逃的。
但我还是不免想,会不会是因为猫不具备事件记忆。由于这样,她可以轻易离开,同时也可以忘掉一切过得很好。
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会回来。

罗氏说,算了,它自己跑了怨不得你。
我说,嗯,算了。晚上吃火锅吧。

7.
在离开旧住所的最后一天夜里,由于我使用了大量的消毒水清洗厨房,使我不得不开窗通风睡觉。天蒙蒙亮的时候,我被一阵窸窸窣窣惊醒。
纱窗被她撕碎,熟悉的黑影蹲在厨房的阳台上看着我。我愣在原地。
那是Celine离开我的第三个月,海风漫过山峦,微微吹动撕碎的纱窗。

我说,Celine,你不留恋么。
她轻轻一跃,涌入无尽的清晨昏暗。

我回身躺在床上,心里想,也好。
这种戏剧性的告别,一生不会经历太多次。
人生已如牢笼,何必为她再画地为牢。

8.
我最终失去了Celine.
当然这种说法未见得准确,因为我从未拥有过她。
或说,曾经有一只猫与我短暂地相互陪伴,给我慰藉。

写到这里突然有点难过。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这样的时刻在人生里有很多,却像是在你生命里消失的那些人。这样的回合来个几次,心就皮实了。

本质上讲,我们不能拥有任何人或者物,包括我们自己。
尘世如潮人如水,我也总能吃着火锅唱着歌,吊儿郎当地继续向前走。

我渐渐习惯了没有猫的生活。
我不会再养猫了。

4gvuzPjakEloBJf

评论

  1. 1年前
    2020-5-26 23:24:30

    写的这么好,为何没人点赞呀!
    杜尚说:“作品的著名,取决于被谈论的次数。”加油!

    • Temple 博主
      Chrome
      4月前
      2021-3-20 2:12:57

  2. 猫头小队长
    Chrome
    4月前
    2021-3-26 13:31:01

    写得真好呀>﹏<

    • Temple 博主
      Chrome
      4月前
      2021-3-26 18:26:49

  3. 猫头小队长
    Chrome
    4月前
    2021-3-26 13:32:54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这样的时刻在人生里有很多,却像是在你生命里消失的那些人。这样的回合来个几次,心就皮实了。” 这句话很有同感呢,好多关系一直不愿意放手,但却是怎么也抓不住的了。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